栏目导航

秦岭大山里发生的那些诡异事儿(图)

发表时间:2019-09-10

  我从大巴山走进秦岭南坡时间过去的很快,我时不时的利用休息时间在秦岭南坡采风和拍照,很快就和很多的秦岭山里人熟悉了起来。他们热情好客,他们淳朴善良,他们待我如亲人,他们也给我讲述了一些秦岭大山里发生的诡异事儿,我就产生了把这些诡异的事儿写下来的念头。于是,我夜深人静之时就坐在书桌前打开电脑开始了记录。

  莽莽秦岭有美丽的群山,有茂密的森林,也有天然的风水宝地。风水先生老闫瘦溜溜的人,矮个儿,一双猴子眼贼精明。他五十六七的年纪,在秦岭是小有名气的风水先生,山里人家遇有红白喜事请他看风水、看日子 、看吉凶,盖房修桩基请老闫看方位,看吉凶,看开工的时辰,老闫遇有需要请他的人家就背着一个黄色的军用挎包出门了。他腰里别着旱烟袋,走路迈着八字步,一双猴子眼贼溜溜的一转,就往请他的人家去。老闫家住在山嘴上,请他的人是山下的河边刘家的大儿子,老闫边走路边边和刘家的大儿子唠嗑儿。老闫说:“你娃请叔给你爷看墓地哩,买好烟给叔抽,叔就给你爷看一块风水宝地咧!”

  “叔放心,我大买了一条好烟等着你哩,到了就给你。”刘家的大儿子说。“你大刘秃子是个能人,会盖房、会木匠,算是咱们这一带的有名气的手艺人。”风水先生老闫背着双手走着山路说叨着,和刘家的大儿子到了刘家。进屋落坐就是喝茶抽烟。刘秃子赶紧让婆娘炒菜端了上来,给风水先生老闫敬酒三杯后才将自己老子的生辰八字报了,老闫眯缝着一双猴子眼,右手伸出来嘴里念念叨叨了一阵,五个指头掐了掐才睁眼说:“寿长着咧,他要到八十八岁才能寿终,而且他寿终应该是秋天,你家的墓地准备在哪里看?”

  “在我家老坟那一块,山势好,人都说站在我家老坟里能感觉那个山势就像一条巨龙的脊梁哩!”刘秃子给风水先生老闫介绍着。

  “好,吃了喝了咱们去看,好风水也需要好人享受,有这个命就能守住,后辈就能出人才,就能人丁家业兴旺!”风水先生老闫眨巴着猴子眼说叨着,筷子不停的夹着肉吃着,刘秃子又给他斟满了酒。

  酒足饭饱,风水先生老闫和刘秃子一起到了刘家的老坟里,他很快的看好了墓地,而且嘴里赞叹着刘家的老坟里风水真的好,肯定后辈人丁兴旺,家业发达。刘秃子很大方的喊儿子给风水先生老闫拿了两瓶好酒,一条香烟,包了一个三百元钱的红包,风水先生老闫喜笑颜开的接了顺着山坡往自己家回去了,刘秃子开始带领儿子给自己的老子打墓。

  风水先生老闫顺着刘家山坡上往一条小路行走了有一个时辰,眼前出现了一个群山环抱的山嘴,山嘴上有一个天然形成的石椅,而且这个巨大的石椅一般人不留心根本不会发现。风水先生老闫蹲在石椅上试着坐下,感觉浑身清爽了起来,眼睛也突然亮了许多。他心里一盘算,自己的老子如果过世了何不在这里安埋呢?他站在这个山嘴上四处观察,这个天然的山嘴中间就是一把天然的石椅子安放在秦岭山坡上,而且右边不远处是乾佑河,左边不远处是秦岭的对峰台,往南北是起伏苍茫的群山,往东石椅子正好面朝东方,这里是一个风水绝佳的天然之地。如果将来自己的老子过世了埋在这里,那可是天助自己闫家人兴旺发达呀!风水先生老闫盘算着往自己家里走去,48525神码论坛开奖结果,回家他盘算怎么将这块山嘴弄到手,而且计划准备先修墓,用石头在石椅子位置垒个墓,用水泥浆砌,将来老子过世了就放心的安埋在这里。风水先生老闫盘算好了就开始寻村长,村长答应了。老闫请人在天然石椅子的山嘴开始修墓,石头垒了三次垮了三次,风水先生老闫也彻底没有招了,他心里清楚这不是自己老子将来能安埋的地方,看来只能放弃这块风水宝地了,他依依不舍的带着修墓的人离开了这里。

  事后有一个风水高手路过这里,停下四处观察了一番说:“穷命人怎么可能埋在有福之地,而且这里是龙歇脚喘气的地方,没有大富大贵的善心人根本就享受不了这块风水宝地!即使看上了这块宝地,墓都修不起来,而且硬要埋无福之人进这里,会发生灾祸的!”后来山里人修公路用炸药炸毁了这个天然的石椅子,风水也随着公路的穿越而过消失了。

  秦岭是苍莽群山汇集的地方,山大树林多。奇事轶闻也很多,而且可以说有些事情发生的莫名其妙,发生的很诡异,根本让人无法猜透其中的奥秘,何况有些诡异的事情的发生就连科学也无法解释清楚。

  小梅是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他才二十岁,喜欢和山村的青年人夜里打麻将喝酒。一天夜里他和山村的五六个年轻人聚会在陈家玩耍,喝酒喝到凌晨两点才结束。酒喝好了大家坐在屋里扯闲话,突然隐隐约约传来了一阵又一阵女孩子的凄惨哭嚎声,小梅出门在院子里观望,明晃晃的一轮明月高悬在夜幕上,凭眼望去原来是蒋家院子里传来的凄惨哭嚎声。小梅的酒醒了大半,仔细一看不远处的蒋家院子里的石板桌子上站着一个女孩儿,背影朝着自己,他壮起胆子往前走,走近时突然没有了人影儿。小梅心里咯噔的一惊,加快脚步回家。他第二天向父母亲一说昨天夜里发现的怪事,父母亲一听之后连说:“不好,这几天要出事情,把家里的娃娃招呼好,你出门千万莫声张。”小梅听了父母亲的话心里很惊怕,他夜里不敢出门,只能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睡觉。一个星期后的下午,山里发生了一起惨案,蒋家九岁的女儿失踪了,蒋家人动员全村人寻找都没有找到,三天后蒋家女儿的尸体在他们自己家的屋后柴堆里寻到了。蒋家的大人悲痛欲绝的报案了,警察赶来亲自侦查破案。两天后警察宣布杀害九岁女孩子的凶手是蒋家十四岁的儿子。那么是亲哥哥杀害了自己的亲妹妹,亲哥哥为何会如此惨无人道的要杀害自己的亲妹妹呢?!蒋家的儿子的回答令人谛笑皆非。他说:“我最近睡觉老觉得我妹妹是个狐狸精变的,而且我妹妹在夜里的脸就像狐狸的脸一样恐怖可怕,吓的我七八天夜里都胆战心惊睡不着觉,如果我不杀了她,她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吃了我的!所以我在那天太阳落山时看见她进柴堆抱柴禾,我抡起弯镰刀从后面砍死了她……把她藏在了柴禾堆里。”蒋家人无语,警察也无语,只能蒋这个未成年人控制起来。事后小梅才知道父母亲说要发生大事情,原来是要死人。蒋家的大人根本也没有想到杀害女儿的凶手是自己蒋家十四岁的儿子,蒋家人悲痛欲绝的安埋了九岁的女孩,也很快搬离了自己住了上百年的老屋。

  寒冬腊月深夜的秦岭寂静无声,夜空里有明月,树林里有寒风轻拂。寒风轻拂里竹林在轻轻的摇晃,月光洒下来白光光的,没有鸟鸣,没有人走动,山村里静静无声,喝了酒的山村人虎民从牛二家里出来一个人往自己家里走去。

  虎民二十一二岁,虎背熊腰,天生一张四方大脸,一双虎眼炯炯有神。他在月光下脚步重重的踩踏着土路走近了自己家的院子边,自己家竹园傍边怎么站了一个人,而且这个月光下的人影儿是自己的村里人光棍陈义。虎民心里纳闷起来,这深更半夜的四十岁的光棍陈义一个人站在竹林边干啥呢?!虎民年轻气盛不怕鬼不怕神,壮起胆子走近竹林时这个人影儿一闪拐弯进了陈义自己的家。虎民紧走了几步嘴里喊问说:“陈义,你半夜站在竹林边干啥咧,是在等漂亮的寡妇小柯吗?”虎民嘴里喊着站在了陈义家的院子门口,陈义家的院门紧关,没有任何声音。而且那个刚才就像陈义的人影儿突然就消失了,无影无踪了,虎民心里一惊赶紧回家了。虎民回家将自己家里院子的电灯拉亮,四下里寻找了一会刚才月光下的人影儿陈义,什么也没有。而且夜深人静鸡不叫,狗不咬,虎民心里产生了疑问,好端端的月夜光棍陈义为啥会一个人出现在竹林边,为何会在夜深月下人影动不吭声,难道说光棍陈义是在和村里的漂亮寡妇小柯私下约会,难道说自己眼睛花了在寒冬腊月的深夜看见了鬼?!虎民心里想着关了院子里的灯开门进屋准备睡觉,进屋拉亮电灯心里一惊看见土炕上睡着陈义,而且陈义睡的很香甜,脸上带着微笑,虎民心里踏实了,肯定是自己喝酒了眼睛在月夜里花了吧,那个竹林边的人影儿的事就这样在心里解开了,虎民脱衣服爬上土炕倒头睡去。

  虎民年轻睡觉睡的晚,也睡的很死,睡醒了他第二天才知道家里请光棍陈义帮忙挖山后的几棵板栗子树,这几棵板栗子树都有几百年的树龄了,而且粗壮高大,结的板栗子越来越少,家里请光棍陈义帮忙挖树准备当柴烧,所以光棍陈义在自己家里。树挖完后陈义就回家了,虎民想起月光下的人影子的事就和自己的父亲说了,虎民的父亲一脸的惊讶说:“哎呀呀,这可不得了,如果你说的是真话,这个陈义大限到了,他在一月之内必死无疑!”

  “咱们这里有名的阴阳先生说过,人活着要死的时候会灵魂出窍,有的人未死之前灵魂就出窍了,有的人死了才灵魂出窍的。你娃阴气太重,所以在夜深人静的月光下看见了光棍陈义的影子,出门嘴里莫胡说,也不要提及这件事。”

  即将过年,寒冬腊月的一天早晨,村长突然站在了虎民家门口喊着说:“虎民,你狗日的拿上铁锨,叫村里的几个年轻人去给光棍陈义打墓,这光棍日昨天夜里突然死了!”村长说完背着手忙着招呼人给光棍陈义做棺材,虎民和村里的十来个年轻人给突然死了的光棍陈义打墓。

  虎民打着墓想起夜深人静的一月前看见月光下光棍陈义的影子心里犯嘀咕,他想起父亲告诉他的话人活着要死的时候会灵魂出窍,难道说这是真的?!他从此不再深夜在外边喝酒,而是规规矩矩的做起了人。

  秦岭山大物博,秦岭苍莽大山里有黄灿灿的黄金,而且秦岭黄灿灿的黄金是等着有缘有财命的人来采的。如果你命里无财人又无德,你即使捡到黄金也不是你的。这是秦岭八十八岁的李老汉嘴里噙着旱烟锅子坐在他家的院子里给我说的原话。

  八十八岁的李老汉天生一双炯炯有神的慧眼,脸是圆吊脸,耳朵是一对扇风耳,鼻子是鹰钩鼻,嘴唇厚厚的,下巴上没有胡子,说话喜欢谈古论今,而且他过去是秦岭山里的挖金人。李老汉说话不紧不慢的,他说三十年前夏天的一天下午,暴雨过后河水退去,他和山里的五六个人在乾佑河里捡暴雨冲刷出来的石头准备垒院墙。村里的中年人五牛突然捡到了一个金黄色的石头,有一斤多重。五牛蹲在河石上在水里洗干净了一看惊叫起来说:“我的妈呀,我捡到了金人儿咧!”捡石头的五六个村人闻声围着五牛争先恐后的拿在手里细细的端详,一个个喜笑颜开的恭喜着四十二岁的五牛发财。五牛喜洋洋的双手抱着金人,怎奈脚下突然一滑,手里的金人掉在巨石上咣啷一声响,等五牛站稳当时掉在巨石上的金人不见了,而且巨石上没有任何痕迹,五牛和五六个村里人在巨石傍边寻找了半天也没有寻见金人的影子,只能失望而归。

  五牛回家想不通,好端端的金人咋就说没有就没有了,而且自己拿在手里怎么会脚下突然一滑哩,何况自己身边的人都离自己有距离,根本不可能使坏。五牛想了一夜第二天叫了五六个人,带着工具将河道里出现金人的地方和这块巨石挖开了,结果是希望而挖,失望而结束。金人消失贻尽,河道里根本就没有一星半点金黄的影子,五牛为此闷闷不乐有半年,一天遇见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

  老者站在五牛面前对五牛说:“哎呀呀,你这个人面善心恶,命里无财,捡到的金人都突然掉进了石头里没有了,对吧?”

  “你是没有事寻事咧,我捡到金人你咋知道的?好像你就站在我跟前似的?!”五牛不屑一顾的对老者说。

  “命里一尺,莫求一丈,你往后要积福修德才能家业兴旺,如果你不信自然会有因果报应哩!”老者说完转身离去。五牛气呼呼的在老者身后没有好气的说:“你缺德冒烟了,那一壶不开,你偏偏提那一壶,没看我五牛正在气头上咧!”老者远去不理五牛,五牛只好一个人无精打采的回了家。此后五牛捡到金人的事曾经传遍了秦岭河道里,但从今往后谁也再没有见过这类奇事。乾佑河依然欢欢的流淌着,暴雨过后人们还有捡石头的,就是再没有出现过这类奇事。

  蟒蛇就是巨蟒,说蟒蛇必须盘踞在悬崖陡峭的深山峰顶,或者说巨蟒应该盘踞在人烟稀少而且没有人能看见的地方。秦岭有没有巨蟒,秦岭人见过没有见过巨蟒呢,我带着疑问和秦岭的老者交谈,我带着疑问和秦岭的年轻人说笑。秦岭的年轻人一听说我询问巨蟒的事,而且有点谈色即变的感觉。其中一个五十岁的猎人告诉我了他的两次打猎的奇遇,他神情庄重的说了起来。

  猎人姓胡,天生的威武高大,个子有一米八零,身材魁梧,说话声音洪亮。四方圆脸,火眼金睛,他抽着香烟喝着茶说二十年前的秋天,他在秦岭的老爷岭上打猎,带着两只猎狗,手里提着加长枪管的猎枪在山上寻找猎物,突然一只鹿子出现在远处的山嘴上,他带领两只猎狗往山嘴上爬,行走了一会两只猎狗死活不走了,而且他发现的这只鹿好像就站在山嘴上望着山坡树林里的他,他用尽浑身的力气往山嘴轻手轻脚的爬进,当他爬行了数百米时再望这只鹿还是站在山嘴上,好像鹿没有发现他,也没有感觉到危险离它越来越近,他心里暗暗惊喜。他在有效的射程里站在一棵巨树背后用枪瞄准了站在山嘴上的这只鹿,就在他准备扣动猎枪的扳机时,他眼睛盯着的前方悬崖上的一个洞口出现了一条巨蟒,那条巨蟒很粗,张着巨大的口喷射出来火红火红的芯子……原来这只鹿被巨蟒吸住不动了,他浑身一软瘫枪掉在了树林里,人软瘫的坐在树后不敢再望山嘴上的悬崖处看了,等他恢复精神,他赶紧下山往回家赶,而且他下山再望山嘴上,那只鹿已经没有了,自己家的两只猎狗浑身哆嗦着卧在家门口喘气不断,好像大病了一场似的。此后他再也不敢上秦岭的老爷岭打猎了,而且秦岭的老爷岭有野猪、有黑熊、有鹿、有羚羊、有羚牛、有狐狸、有各种野物出没和无缘无故的消失。猎人老胡说这是他第一次遇见巨蟒,他第二次遇见巨蟒是在秦岭的东甘沟山上的祖师殿哪里,哪里有群山起伏连绵,有逶迤延伸的龙脊一般的苍莽秦岭山脉,有铺天盖地的茂密森林和野生灌木丛。他和猎人五十五岁的邱二两个人进山专门想打猎,带了四只猎狗,顺着羊肠小道爬上了烟雾缭绕的山顶,眼前景色壮观,云海浮现,群山壮丽。他们两个人坐在山顶歇息,吃了自带的午饭准备寻找猎物,结果站在山顶望见对岸群山的陡峭的悬崖上有一条火红色的巨蟒盘踞在洞口,而且巨蟒的口张开有筛子大,嘴里喷射出来的毒芯子有数十米长,一只四五百斤的野猪竟然就像自己心甘情愿的走进了巨蟒的嘴里,他们两个吓的魂飞胆破,赶紧溜下山了,从此他不再当猎人,正正经经的当起了山里人,经营起了山货买卖。

  狐狸是专门吃鸡的动物,这种动物的皮毛很珍贵,可以制作皮衣领子,可以制作围脖,也可以给贵夫人制作披肩,冬天围着非常暖和艳丽,显得人的高雅和身份不俗。但是打狐狸一般在秦岭冬天落第一场雪之后,猎人才手里提着枪,带着猎狗在森林里扑杀。也有山里人制作了铁夹子专门挖坑蒙上树枝柴草当陷阱诱捕活捉狐狸或者野猪黑熊的,这是二十年前,如今也有少数人喜欢专门打狐狸或者虮子、野兔、野鸡等这种野生动物的。

  刘家的二儿子三十三岁的刘六就喜欢打猎,他打猎专门打狐狸、打野鸡、打野兔,打麝,他养了进口的两只德国猎犬,冬天落雪后他就带着两只猎犬进山里开始打猎。一天刚下了一夜大雪后天晴,他早晨就带着两只猎犬和弟弟进山开始狩猎了,刚进山不久刘六的猎枪就响了,打了五只寻食吃的兔子,打了六只野鸡,在半山密林深处发现了狐狸的踪迹。刘六给弟弟说:“这只狐狸大,而且肥,你看这只狐狸在雪地里留下的足迹,我们顺着狐狸留下的足迹追踪,狐狸肯定跑不掉,保证能打着。”

  “哥哥,我看见狐狸留下的足印心里发慌咧,咱们下山回家吧!”弟弟对刘六开口说。

  “你心慌啥哩,哥今年还没有打到过一只上好的狐狸,你嫂子想要一个狐狸皮围巾哩。今天发现了狐狸的足印就跟踪一会,说不定有大收获咧!”刘六对自己的弟弟笑着说。两个人继续沿着树林里狐狸留下的足印寻找着狐狸,等狐狸出现刘六就会举枪射击,肯定狐狸的命休矣。

  刘六爬行在森林里,他们两个人同时发现了一只金黄色的狐狸,这只金黄色的狐狸蹲在一棵大树下,回头望着正在看它的两个猎人,而且好像故意做了个鬼脸似的,冬日的阳光在雪地里洒射下来将这只金黄色的狐狸洒照的非常美丽而又妖艳,刘六迅速的举枪瞄准狐狸,可是狐狸突然转身不见了,刘六抹了一下眼睛细细看着不远处的那棵粗大的松树,心里想刚才那只金黄色的狐狸呢?狐狸怎么眨眼间就没有了,难道是自己的眼睛盯着雪地眼花了,他细心的寻找起来,狐狸没有出现,他带着弟弟继续爬进在雪地里,在落雪的松树林里寻找着狐狸的踪影。刘六带着弟弟寻找着,走路比较艰难,而且狐狸的足印一会儿上,一会儿下,两个人寻找了一个多小时突然心慌的厉害起来,眼看要日落西山了,刘六带着弟弟继续急躁的寻找着这只金黄色的狐狸,当他们两个人沿着松树林的陡峭小路寻着狐狸的足印时天即将要黄昏了。拐弯是漫山遍野的密匝匝松树林,在松树林的雪地里狐狸的足印消失了,出现了一个孩子的脚印,刘六和弟弟浑身打了个冷战,赶紧转身往回下山。

  山是大山,森林是密林。秦岭在冬天里显得很安静,下山往回走的刘六对弟弟说:“哥哥早就该听你的话下山回家,你看这只金黄色的狐狸留下了足印,我们追踪了半天怎么狐狸的足印会变成小孩子的脚印呢?!弟弟,这秦岭的山里不敢再打猎了,如果再打猎哥哥的性命休矣……”于是刘六不再打猎了,他外出到古城西安打工了,他弟弟也跟着他一起,从此秦岭没有猎人了,一切都恢复了祥和安静。


黄大仙灵签| 香港挂牌| kj138本港台现场报码| www.338585.com| 香港挂牌彩图| 天空彩票免费资料大全| 高手世家六合| 神机妙算刘伯温| 铁算盘| www.844511.com| 香港六合彩开奖结果| www.153138.com|